主页

石家庄永泰装裱机械有限公司

专注书画装裱机械设备36年!

行业动态分类

繁复与瑰丽 徐惠泉水墨重彩人物画的独特

发表时间:2016-07-24 09:11

    在新时期的人物画创作领域,徐惠泉是在水墨重彩方面取得突出成就的艺术家。
 
     相较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新时期人物画不仅突破了题材的禁区,而且突破了笔墨加造型的单一模式。在人物画题材方面,表现古装历史人物、表现审美性的情愫、表现非主题的人物形象,更加丰富了人物画对于现实主题的表现。在艺术语言方面,除了笔墨加造型相互结合的个性化探索之外,回归传统写意人物画的表现方法更成为一种潮流;而工笔淡彩对于西式造型与色彩的借鉴,也极大地提高了传统工笔淡彩的表现能力。但相对而言,试图将重彩和水墨写意结合起来的艺术探索显得较为希少。新时期之初云南的工笔重彩和当时流行的一些水墨重彩人物画,曾绽放一时,而至90年代末期所剩寥寥无几。水墨重彩没有形成蔚为大观的格局值得美术史学者进一步探讨。
 
     以水墨重彩名世的徐惠泉,早在上世纪90年代就从事水墨重彩人物画创作并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风格语式。他的作品一直和现实主题保持着优雅的距离,画面往往通过对深闺女性闲适恬淡生活的描绘,捕捉她们忧伤缱绻的心理表情。他的这些画面大多注重江南园林庭院、亭台楼阁的环境描写,以此反衬深闺之中江山无尽、美人迟暮的文人心理。徐惠泉的这种和现实主题表现出适度距离的人物画,既揭示了新时期人物画对于此前意识形态化的现实主题的反拨,也反映了“85美术新潮”后传统中国画对于西方现代主义艺术潮流的逆向运动。而包括徐惠泉在内的江苏新文人画群体,正是在这两种文化思潮的夹层之中获得了生成与发展的文化土壤。他们都以传统文人画的出世心态和对于文人笔墨的玩味而和现实装裱机社会拉开距离,以此表现出他们对于传统文化的一种敬重与回望。作为此种新文人画思潮的体现,徐惠泉的人物画一直以描绘古装仕女为题材、以表现美人迟暮的文人心境为主题,由此而体现出对于当代人物画的另一种文化表达。
 
     不过,和这个新文人画群体中的其他追求笔墨表现性的画家不同,徐惠泉更偏重对于绘画视觉审美性的探索,他的创作也由此而和当代视觉审美经验相贴近。在徐惠泉的艺术构成中,笔墨的表现性是其人物画不忍丢掉的一个重要特质,因而这决定了他没有完全走向工笔,他的画面的底色乃至人物勾线,都保留了丰满的水墨用笔与水墨气象。但他更注重色彩与水墨的融混探索以及其他复合材料的运用,以此为传统水墨人物画增添新的视觉审美的因素,这使他的水墨人物画跨入到重彩领域。他在人物画方面的成就也便体现在这种将水墨与重彩结合在一起的语言跨界上。
 
     材料美学是当代艺术的一个重要标志。从当代审美的角度,几乎没有什么材料不可以进入画面。或许是受当代艺术理念的影响,徐惠泉不遗余力地在他的水墨画面上尝试着各种材料,从有机颜料到矿物颜料再到化工颜料,从水溶剂到胶溶剂再到矾溶剂和洗涤剂,从拓印、转印到多种溶剂混搭再到泼墨、泼彩、贴金和敷箔,他的水墨重彩也许是当代中国画家中运用材料最为驳杂、制作程序最为繁复的画家。多种材料的运用赋予了他的水墨重彩以富丽厚重的色彩,但这种色彩的富丽与厚重依然保持了水墨的墨色和宣纸水墨的渗化与氤氲之美。对于水墨重彩而言,难的并不是色彩不能够斑斓富丽,而在于水墨与重彩的相互结合;难的是水墨之中见色彩、厚色重彩之内见水墨。从这个角度看,徐惠泉敢于并善于运用多种复合材料,一方面是为了在水墨基底之中制造肌理多变而又透明空灵的底层,另一方面则是在色彩表层创作丰富的色彩质感以追求斑斓富丽的色彩意趣。
 
     由深入浅是他协调水墨与色彩关系而独创出的一套自己的创作程序。他的这种由深入浅、浅中求色的画法,无疑和一般的中国画创作程序相反。这意味着他必须解决一系列逆向运墨设色的方法与技巧。譬如,“墨”,在他的画面中代表着“空”;“浅”,在他的画面中则成为“有”。这种“空”不仅意味着画面的“深境”,而且也是画面显现水墨意蕴之处。他画面所有的“有”,都是通过重彩提“浅”,其设色过程也是逐渐让画面从深处走向近处的过程,而每装裱机一笔的重彩又通过运笔而泛出墨色,因而每一笔也都体现出反向的“用笔”意蕴。色墨相融的笔性,或者说,色墨相融的写意精神,除了上述的反向“用笔”外,还体现为他画面不断出现的墨痕褶皱。这些褶皱,既像瓷器的开片,具有皴裂自然的线纹美感;也是不断分割重彩,让墨时隐时现于色彩表层的一种巧妙方式。显然,墨痕褶皱不仅增添了他画面的装饰意趣,而且也是他自由进行墨色混搭的有效手段。
 
      总体而言,徐惠泉的水墨重彩人物画追求繁复瑰丽的审美品格。他的画面是在深暗之中寻求色彩的富丽与斑斓,因而重彩并非十分的光鲜与绚丽,而是追求古朴和静雅。可谓斑斓之处见玄思,墨深至极见瑰丽。除了水墨重彩人物画,徐惠泉还兼擅水墨写意人物画,这或许是他追求繁复缱绻的水墨重彩画面的另一种审美图式。这既可以看作是他舍繁复而追求简约率真的别样体裁,也可以认为是他“养”水墨重彩写意精神之“气”之“格”的一种手段。因而,在他的水墨写意人物画中,人们可以看到他对于明清文人画传统的研习,尤其是海派任伯年那种勾线造型的人物画技巧,加之吴门灵秀洒脱的笔意墨蕴,而形成了他率意恣肆、落拓不羁的画风。应该说,笔墨的收放自如和清雅灵秀也回馈到徐惠泉的水墨重彩人物画的创作中,从而完善了他在这个领域鲜明而独特的艺术个性与审美语式。
相关资讯
全国订购服务热线
13803113565
回到顶部